“那……的车位会租吗?我也有一辆轿车,没位置停放,我不敢开。”乔安安想到今天在公交车上,被那几个男人挤在角落,其中还有一个假装不经意的碰她的腿,她就心里发毛,如果能开车,她还是尽量开吧。

“可以租给用。”男人推门下车的同时,给了她一个答复。

“真的吗?那每月要多少租金?”乔安安听闻后,大喜。

“看着给吧。”洛北渊根本不缺钱。

“啊?”乔安安眸色一愣,赶紧摇了摇头:“不行,得说个价格,我看看能不能接受,如果太贵了,我租不起,如果太便宜了,也吃亏了。”

“呵!”洛北渊还没想到这个女孩子竟然还帮他算计了,他单手撑在车门处,神情慵懒的看着她:“给多少钱,能租得起?”

“我……我也不知道。”乔安安俏脸一片羞红。

洛北渊借着车库里的灯火,发现她脸蛋红了,犹如春天艳丽的桃花一样迷人,他心又跳的快了。

“每个月一千吧。”洛北渊低沉着嗓音说道。

“一千?”乔安安愣住。

“太多了吗?那就八百。”洛北渊没怎么去打听这里车位的行情,他只是觉的不想给她太大的压力,正好可以租给她一个车位用,这样以后每天说不定还能多碰上几次,他是有私心,才会便宜租给她的。

“不不不,太少了,我上次去问这里的物业,最差的车位,都是三千起租了,这一千,真的有点少,而且,这车库还有门,更安全,我给一千五吧。”乔安安虽然也爱占小便宜,可是,男人的便宜还是少占为妙,万一哪天不小心的被他反扑,那后果不堪设想啊。

短发漏肩针织毛衣美女唯美室内照

“好。”男人没跟她计较了,如果这是她认为的合理价格。

“真的吗?那太好了,谢谢,洛先生,我们什么时候签个合同?”乔安安见他没意见,她真的乐开花了,只是,接下来,她可能也得出去找工作了,只要能负担起车位费用,生活也算多一层保障了。

爸爸那边虽说会给她生活费,可是,秦柔柔肯定不会痛快给的,她要做好自力更生的准备。

“再看吧,这是车库的摇控钥匙,这把拿着,我家里还有一把。”出了车库后,洛北渊便将车钥匙给了她,随后又从怀里拿了一张名片递给她:“这上面有我电话,有事可以联系我。”说完,伸手去按了旁边的电梯。

乔安安看着手里那墨黑色的钥匙和名片,心里一悸,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就觉的这个男人给人的感觉很安心。

电梯门打开,洛北渊走了进去,一回头,看到伫在电梯门口的女孩子。“不进来吗?”

乔安安这才快步的走了进去,进去后,她低垂着脑袋。

洛北渊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纤细瘦弱的背影,脑子里莫名划过一个画面,她拎着两大包装袋,一袋零食,一袋方便面。

她的家人不管她了吗?

明明家世不错,能住在这种小区里,肯定是有钱的,但为什么她把日子过的这么寒碜?

“一个人住吗?”洛北渊原本是不方便问这个问题的,这样显的他别有用心。

乔安安果然像被吓了一跳,随后,一双清澈的眸子警惕的看了他一眼。洛北渊见她不回答,他索性便不再问了。

她看上去就像受惊吓的小兔子,自己的意图的确不能太明显。

到了楼层,乔安安小声说了一句谢谢,就快步出去了。

洛北渊皱了一下眉头,奇怪,他为什么要关心她?

第二天中午,洛北渊在外面吃了午餐后回到家,用指纹开了锁,输入密码,发现家里有些不对劲。

“我的小渊渊回来啦?”一个温柔的女声,听上去有些宠溺。

听到这个声音,洛北渊浑身一抖,有些埋怨的看着坐在沙发上的美妇。“妈,怎么来了?也没通知我一声。”洛北渊低声抗议。

“我是陪妹妹过来这边参加钢琴考试的。”杨楚楚理由充足的答。

“妹妹也来了。”洛北渊眸色带着宠意,妹妹比他小了九岁,今年刚满十八,前不久才过的成人礼。

“嗯,小渊,一个人在这边还习惯吗?”杨楚楚心疼的看着儿子,洛锦御也太心狠了吧,把儿子一个人扔在这座城市,还命令他必须把这边项目全部收尾了,才有机会进入总部,接管大权。

“已经习惯了。”洛北渊本身就是个非常独立的男人,年纪轻轻,极为自律,目标明确,他可不想看到父亲脸上写满失望,他一定要把父亲给出的目标完成,才有脸回去见他。

“别怪爸爸,他也是想磨练。”杨楚楚看着儿子明显瘦了的面容,心疼极了。

“我知道,他也是为我好,如果我没有能力,那帮老家伙也不会服管的。”洛北渊正色道。

听到儿子说这种话,杨楚楚只好叹气:“好吧,这么坚强,妈妈也很骄傲。”

“唯一呢?”洛北渊问的,正是洛锦御的小棉袄,取了个名子叫洛唯一,上辈子唯一的小情人,名字就带着宠爱。

“她下午三点才考完,我们晚上就得飞回去,小渊,一个人在这里要是寂寞了,就看看身边有没有合适的女孩子,妈妈很希望能找个女朋友了。”杨楚楚一脸期待的望着儿子,高颜值,才华出众,就性子沉默了些,但相信也是受女性欢迎的,如果儿子要找女朋友,肯定分分钟的事情吧。

妈妈的话,让洛北渊表情怔了一下,紧接着,脑海里闪过一张美丽的脸蛋,那双惊慌的眼睛,让人想要怜惜。

“妈,我现在哪有时间找女朋友,我每天工作都很忙。”洛北渊一本正经的回答。

“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也给自己太大压力了,爸爸嘴硬心软,就算没达到他的要求,他也不会怪的。”杨楚楚心想着,这次回去,一定要跟老公好好理论这件事情,可不能把儿子压跨了。

“我喜欢工作,妈,就别替我担心了,晚上没时间吃个饭再回去吗?”洛北渊有些期待的问。

“下次吧,妹妹明天学校还有课呢。”杨楚楚很遗撼的说。

“那我过几天回家聚一下。”洛北渊无奈说道。

杨楚楚看了一眼时间,赶紧提了包往门口走去:“我得去学校接妹妹了,自己照顾好自己,有事电话联系。”

“妈,我送吧。”

“不用,爸派了人接送我们。”杨楚楚急匆匆的打开门出去了。

洛北渊跟着出来,送妈妈进入电梯,这才返回家中。

“女朋友?”洛北渊薄唇轻勾了一下,他是不是真的该找个女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