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乎在下一秒,蓝悠悠就有可能会失控的闹翻天。

说实在的,封行朗并不在乎蓝悠悠怎么个闹腾法儿,但他知道有人会在意。而且还会因为蓝悠悠的撒泼伤着了他自己的心!

封立昕就是这样一个拿别人的错误来惩罚自己的人!

瞄了一眼静谧的治疗室门口,封行朗压低声音冷嘶。

“你觉得凭我的战斗力,就这下趟楼的功夫就能完事儿?”

“噗嗤”一声,女人终于破涕为笑。

“不信!你给我闻闻?”

然后蓝悠悠眉成一朵娇美又带刺的玫瑰花,紧紧的贴服在封行朗的怀中。

翕动小巧好看的鼻翼,在封行朗怀里来回的嗅了起来;不单单在闻,而且还上手在摸。

“行了蓝悠悠,再闹腾把你从这十二楼丢下去!”

封行朗暴力的扯出了蓝悠悠那只不安分的小手,带动着某处的扯疼,让封行朗倒吸一口凉气。

“怎么样,扯疼自己了吧?呵呵呵……”

古楼沏茶女微张樱唇暗色复古写真

蓝悠悠笑得媚态横生,就像一只美化了的千年之妖。

封行朗给了女人一记冷眼,便提速朝封立昕的治疗室走去。

要不是因为大哥封立昕还离不开这个女人,又或者是因为不想让封立昕的人生没了盼头,或许蓝悠悠已经在封行朗的手中死过千万次了。

治疗室里,封立昕闭目假寐着。

刚刚蓝悠悠和封行朗在门外打情骂俏的话他不可能听不到。也就进一步证实了,蓝悠悠跟弟弟封行朗的关系非同寻常!

一时间,封立昕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蓝悠悠,又如何去面对封行朗!

似乎觉得自己根本就是个多余的人!

封立昕的庥头,那只大白不倒翁还微微摇晃着。说明封立昕根本就没有入睡。

装出的假寐让封行朗意识到:大哥封立昕终于还是发现了他跟蓝悠悠那点儿一点就燃的关系!

也不完是坏事儿,至少能让他看清蓝悠悠这个女人有多么的虚伪!

封行朗是不会将一个曾经伤害过封立昕的女人永远留在他身边的。

蓝悠悠这个毒瘤,早晚都会从封立昕的身上给挖除出去!

但动作不能太快太猛,毕竟封立昕的身体已经经受不起二次的伤害。所以要悠着点儿行事。

只是封行朗还拿不准:大哥封立昕被伤到什么程度!

从这装睡的行为来看,应该是伤到了,而且正在极力的想遮掩自己的情绪!

以回避的方式隐忍着内心的痛苦!

封行朗没有揭穿装睡中的封立昕,而是捞起了庥头还在摇摆中的大白不倒翁。

白胖胖的身型,呆萌呆萌的模样,让人看着很舒服也很暖眼的小玩意儿。

封行朗便想到了林雪落那个傻白甜的女人!

该善良温顺的时候,她跟你犯蠢犯犟;

该装傻卖乖的时候,她耍小聪明,而且还会露出让人不舒服的利齿。

“你们兄弟俩怎么都喜欢盯着这个幼稚的玩偶看啊?”

蓝悠悠有些费解。她上前来伸手想夺。

但封行朗的敏锐度,又怎么可能让蓝悠悠得逞呢。他轻而易举的就避让开了蓝悠悠来抢的手。

“这其中的原因,或许你蓝悠悠这辈子都不会知道!因为你的心是冷的,没有温度!”

封行朗冷声。一张俊脸敛得沉沉。

蓝悠悠的手悬在半空,怔怔的看着封行朗那张冷情的俊脸,似乎她听懂他的话,可又没能完听懂。

********

雪落当然不会很傻很天真的在学校里等着封行朗接她去开什么房间!

她已经没那么犯贱了!

而从前的犯贱,就当作青春悸动的牺牲代价吧!

下午上完两节课,跟导师汇报了一下毕业论文的方向之后,雪落便赶时间回到了封家。

正好封立行从军区医院做完治疗回来。

看起来情绪很低落,正一动不动的盯看着手中的大白不倒翁。整个人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