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是公允的,最起码从总体上来说是这样。

换句话说,打压超级强者,是天道一直以来的尿性。

赵家人的天赋与血脉,令他们走出了书画入道的超强一步。

通过入殓笔与灌输魄力的方式,他们能够使字画成为活物,为他们战斗。

但同样的,代价就是这种战斗方法需要消耗大量的魄力!

他们无法做到像苏羽一样,可以提前存储“字画”,在战斗时“开盖即用”。

每一次激活字画,都需要消耗极为庞大的魄力。

而且,这还不是天道对他们最大的限制。

道分前后,也分高低。

书画之道,同样如此。

一副好字,如同锋利的刀刃,一副好画,如同绚烂的世界。

而与之相对的,不好的字画,就像是瘸了腿的士兵,即便灌输再多的魄力,也就只像是给弱者发好武器一样,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威力。

暖粉色肤色花季少女女仆围裙装私房写真

正有着这样的两条限制,才使得赵家并不至于太过强盛,威胁到整个世界的平衡。

不过……

“大哥,这和莫炎神绿了有什么关系?”

“咳咳,别急,此时说来话长……”

“艹!话长你就不会短说?把酸奶还我!”

不得不说,这些知情老哥一个个吊人胃口的能力十足,但很显然,并不是每个听众都这么守规矩。

虽然赵家秘辛他们听着也很入迷,但现在明显还是吃莫炎神和轩哲人的瓜更有意思!

“诶诶诶!兄弟你别急!你知不知道,莫炎神原本的订婚对象,就是赵家族长的亲女儿?”

“然后?”

“据传这位赵家大小姐在l市碧轩庄园的一次宴会上和轩哲人一见钟情,当晚就私定终身了!”

“嘶~这不就是一夜情?”

“兄弟慎言!这可是经过赵家和轩家共同认定的一夜情!人家现在叫婚约者明白不?你想死乱说话,可别连累我们想继续活着的!”

“哦哦……冲击性太大,略有失言,抱歉抱歉……”

先前说错话被人点醒的选手赶忙改口,笑话,被他指指点点的正主可都在这附近呢!

万一被他们知道,自己还要不要在入殓师界混了?

不过,轩家真的是好刚啊,虽然与莫家一直不怎么对付,而且还和千家走的颇近。

但像这样虎口拔牙的事情应该很久没有发生过了吧?

莫家和赵家的婚约被直接破坏,轩哲人竟然把莫炎神快要到手的媳妇直接给抢了?

里都不敢这么写吧?!

……

……

休息区各处传来的议论声与科普声令莫炎神更加气愤难耐,但他却无可奈何。

嘴长在别人身上,他总没法让所有人都闭嘴。

而且这么多人都在议论,他能怎么办,记住所有议论的人逐一报复?

那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这些人可都是年青一代的天才强者,虽然比起自己差远了,但说不定未来就有人机缘逆天晋入圣者。

到了那时,就连自己和家族都需要对他们以礼相待,尽可能的拉拢。

现在就把关系搞僵?

恐怕回到族里那群碍事的废物指不定要怎么弹劾自己和父亲!

因此,留下了一句气急败坏的冷哼之后,带着莫演灰溜溜的离开了此地。

主动找麻烦,结果却被莫演这家伙直接拆穿,你特么可真是人如其名,一顶一的演员!

可以预见,这位莫演兄弟一会的下场可能会不太好,最起码,一顿会让他鼻青脸肿的胖揍是少不了了……

见到“情敌”灰溜溜的走远,轩哲人脸上下意识就流露出了幸灾乐祸、趾高气昂的表情。

“唉,兄弟,被一个大能境高阶这么咬牙切齿的惦记还能笑得这么开心,我千华服了!”

下一刻,一只手掌伸来,千华颇为“敬佩”的对轩哲人说道。

只是那满是幸灾乐祸和虚假同情的目光却直接将他心底的真正想法出卖了。

轩哲人:“滚!”

你妹的,光顾着高兴了……

莫炎神那家伙似乎把仇恨都算在我头上了!

……

……

焰京学院的比赛已经结束,莫家的《炎星》功法本身就偏重攻击力,他们的对手基本都是被摧枯拉朽一样击败的。

有些人做了统计,单论结束比赛的速度,焰京学院目前排在无可置疑的第一位置!

顺带一提,致使对手重伤率,他们也是第一……

并且,有些让人诟病的是,虽然六大院中除了星空学院以外基本都是由御殓五族完全掌控的学院。

但一般情况下,为了缓和御殓五族与自由入殓师界的关系,五院每年还是会入选一些自由入殓师阵营出身的选手进到比赛队伍。

即便大家都明白,这些“自由入殓师”毕业后多半也会成为御殓五族的客卿,但好歹也是御殓五族一个善意的态度!

这一届同样如此,除了……

焰京学院!

清一色的莫家直系族人,清一色的《炎星》功法。

莫家这一届的阵容,堪称史上最强!

要知道,修炼了相同的祖传功法,又有血脉相连,到了十人团战的时候,借助着《炎星》在攻击方面的巨大优势,他们甚至能够构建出阵法,释放比肩真正圣境的术法威能!

以“圣者”的手段,吊打十位大能境的对手,简直不要太简单……

当然,现在对焰京学院团战时的威力只处于猜测阶段,毕竟,他们第一轮的对手实在算不上强悍,甚至没能在焰京学院手上拿到一小分,就以出战者八成重伤的结果落败了去,惨遭淘汰!

千默有理由相信,焰京学院对手八成出战者重伤的原因多半是莫炎神想要在第一场拿个开门红却被对手抓住战机,不慎伤到了本源,恼羞成怒导致的……

毕竟,以莫炎神那个喜欢装逼的性格,突然遇到打脸局面,难免不会气急败坏。

很显然,焰京学院的对手就成为了他的出气筒。

如此性格……倒是让千默都有些难以吐槽了。

“默哥,岩崇学院的比赛要开始了!”

千华说话的声音将还在脑海中编排着莫炎神的千默惊醒。

来了!

有一说一,焰京学院的战斗方式,千默根本就懒得看。

无非就是烧烧烧……

真要论战斗玄妙,还得看岩崇!

fpz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