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日初升,照破昏暗夜色。

天连山上弥漫的冬雾也渐渐散去,雪光在大日照耀下越发璀璨。

道观客房中,昏昏沉沉睡了一日夜的安奇生缓缓醒来。

与之前不同,这一次睡醒,安奇生感觉到了久违的舒畅,一年来身上萦绕的刺痛似乎都消失了。

安奇生伸了个懒腰,起身拿起电量不太多的手机看了一眼:

“真是又睡了一天?”

嘟~

亮起的屏幕上弹出一条推送“震惊!玄京时间七点十二分,金鹰国女神像于夜色中离奇消失!”

女神像离奇消失?

金鹰国女神像高四十六米,加基座近百米高,重两百多吨,怎么可能一夜消失?

“现在的新闻,真是太没节操了。”

安奇生穿上鞋,连点开的兴趣都没有,关了手机屏幕。

高清吹泡泡女生红色格子衫甜美写真

黑色手机屏幕之上,倒映出一张带着苍白的清秀面容。

“看我自己,又会怎样?”

看着手机屏幕,安奇生心中一动,眼前微微一热,一行行文字便出现在他的视线之中:

【安奇生(十九)身高178cm,体重62kg】

【特长:玄文,数学,鹰语,化学,物理,医术,第七套基础拳法,八极拳,形意拳,三皇炮拳…….】

【状态:日渐虚弱(绝症)】

安奇生微微眯眼。

其上一应数据与自己所知无所差异,与昨日看小道士之时显示的也没有差别。

“若如我所料,这个能力是根据我自身的认知,将我所看到,我所知道的一切,以数据呈现在我的眼前的话。”

“若我不知道,则不会显示出来。这是我潜意识对于数据分类有所偏爱吗?”

“而且,这门能力用于偷学,可以说是门神技了…….”

“目前来说,发动这门能力,我的体力会极大的消耗,精神也会萎靡不振,好似宿醉未醒。”

安奇生一边揉捏太阳穴,一边总结着自己对于这能力的挖掘。

“居士,你醒了?”

未等安奇生多想,门被推开,名叫潭景山的小道士伴随着冷风走进来,将药膳放在桌子上:

“你又一天没吃东西了,多少吃一些吧。”

“太麻烦你了。”

安奇生闻着味道拉开凳子,赞道:“小道长的手艺,真是不错。”

“都是自己种的,居士喜欢就好。”

小道士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睡了两三天,就吃了一顿饭,安奇生也是真的饿了,也不多说,拿起筷子就开始吃。

筷起筷落。

安奇生吃的很快,却不是狼吞虎咽,相反,他每一口都充分咀嚼。

“道长起了吗?”

放下碗筷,安奇生问道。

“起了,观主做了早课,现在在外面打拳。”

小道士收拾着碗筷,随口说道。

“打拳……”

安奇生点头。

大玄国武风比之前世地球更盛,上至老人,下至孩童,多少都会几手拳法。

这和大玄的制度有很大关系。

高中文理科之外,更有武科,武科在高考加分,参军更是优先录取。

正是种种优待,才培养出大玄尚武的风气。

但也仅此而已了,相传真正的军中杀法都在军中,绝大多数人学的拳法,也只有强身健体之效。

还不如他前世所学的八极拳,形意拳。

“听观主说,居士也是武术高手?”

小道士有些好奇的看着安奇生。

“会几手拳法,高手可算不上。”

安奇生笑了笑。

他自幼便学习前世的内家拳,十年来收获自然也是有的。

只是他天赋不高不低,学了十年也算不得什么高手。

自一年前患病之后,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拳术自然没丢,但就更算不上高手了。

“我听观主说……”

小道士还想说什么,安奇生已经起身,向外面走去:

“民间无行家,高手在军中,小道长若对武术有兴趣,便参军去吧。”

拳法重在练,寻常人一日辛苦后,不说营养是否跟得上,拳法是否有人指点,单就练习时间,氛围,就远远不能够与军队之中相比。

你当做兴趣,人家却视之为安身立命之基。

民间或许不是没有高手,但比之军队,自然是远远不如了。

更别说,大玄军中武风极盛,更有科技辅助,拳法远不是民间可以相比的。

若非他得了绝症,高考之后,他也必然会从军。

“参军……”

小道士愣了一愣,随即低下头收拾碗筷。

在大玄,参军可不是想去就去的。

呼~

走出房门,便有冷风吹来。

此时天色已然放晴,但隆冬之寒仍然刺骨,安奇生不由的紧了紧衣服。

呼呼~

院落之中,老道士不缓不慢的打着拳。

他的动作不缓不慢,脚下离地从不过一尺,拳更不全出,每每要尽之时便轻轻偏转,劲不离身。

安奇生看的出,这是玄功拳。

看似不急不缓,实则一招一式都会牵动浑身肌肉筋骨,锻炼之效果不输于他前世学过的内家拳法。

安奇生静静的看着,老道士慢悠悠的打着拳。

“呼!”

老道士长出一口浊气,缓缓停下,收式。

“清远道长在玄功拳的造诣之上,少有人能及了。”

安奇生赞叹一声。

任何一件事,数十年不离手,都能够达到一个旁人难以企及的地步。

老道士数十年的修习之下,玄功拳早已经到了一个颇高的境界。

比他昨日自小道士身上学到的玄功拳高出不知多少。

“安小友谬赞了。”

老道士面色红润,额头上有汗气蒸腾:“说起拳法,一年前,道友那一式顶心肘可差点把老道送走。”

安奇生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笑道:“道长那一脚,我也记忆犹新。”

玄功拳虽为拳,但脚法凌厉无比。

若非老道士年岁大,筋骨不在当年,那一脚踢下去,他连顶心肘都用不出来。

说着,一老一少相视一笑。

“小友这是要走了?”

谈笑过后,老道士开口。

“出来一年了,也该回去了。”

安奇生点点头,一行无收获,又有了异能,他自然不会再去其他地方了。

比起看不到摸不着,不知有还是没有的东西,他所觉醒的能力,却是明明白白的超凡。

他想要活下去,或许便在这能力之上了。

看着安奇生平静的面容,老道士犹豫片刻后说道:

“这一年来,老道查询了诸多古籍,医术,小友的病,虽然没有先例,但老道却发现了一则有趣的记载。”

“哦?”

安奇生看向老道士。

“你可知道古长丰?”

老道士问道。

“古长丰?古先生一代宗师,我自然知晓。”

安奇生先是一愣,随即点点头。

三百年前,前朝灭亡,大玄尚未建国之时,正是大玄万年来最为黑暗的年月。

那时,大玄之地内有军阀割据,土匪横行,外有列强窥伺神器,可谓民不聊生。

古长丰便出生于那个年代。

相传古长丰生而知之,拳术通神,弱冠之年已然是当时第一高手。

他不愤军阀割据,百姓民不聊生,便集合一众好友辗转大玄各地,杀土匪,刺军阀,甚至刺杀过侵玄列强的首脑。

可惜,纵使拳术通神,也仍然是肉体凡胎。

活跃十数年之后,他还是被军阀列强围杀。

但其声名却是极大,便是如今,仍旧活跃在影视之中,可谓是一代传奇人物。

大玄武风盛行,不乏他的影响。

“古先生一代宗师,拳术早已通神,相传那一日,先生已然预料到列强围杀,但因扶桑以一城军民之性命胁迫,要他只身前去…….”

“面对众人阻挡,先生大笑“我古某人少年成名,青年恣意纵横,中年为国而死,岂不快哉?”后,从容赴死。”

老道士缅怀先人,面有敬意。

“先生诚不负宗师之名。”

安奇生沉默片刻道:

“如今扶桑陆沉过半,已可安慰先生在天之灵。”

七十年前,有台风起于西海,经大玄而不入,直扑扶桑而去。

是日,地震伴随火山喷发,台风遮天蔽日。

纵有诸国援助,救得军民无数,但扶桑却也国之不国,从当世大国,跌落谷底。

“老道前些日子查看古籍,却见到一条记载……”

老道士沉吟片刻开口,念出那一条记载:

“古先生生而知之,然幼年体弱,几不能活,遍寻名医不可治……”

“幼年体弱,几不能活……”

安奇生嘴里咀嚼了一遍老道士的话语,心中一动:

“道长是说……”

“古先生一代奇人,后人多有夸大神化,记载真假参半,老道也不知真假。更何况,时隔三百年,便是当年古先生的病症与你一样,也毫无意义了?”

老道士叹了口气,这也是他犹豫的原因。

说了,也不过徒增烦恼而已。

还能跨越三百年去问古长丰吗?

老道士长吁短叹,安奇生的胸腔中却心跳如鼓,好似看到了永夜中的一缕曙光:

“似乎,也不是不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