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水飞剑剧烈颤抖,让穆诗诗心头也是蓦然一颤。

“碧水,你怎么呢?”

穆诗诗蹙眉紧皱,在心头问道。

自从得到碧水飞剑后,碧水飞剑一直都很干净,但这一次竟然剧烈颤动,让穆诗诗心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碧水飞剑和紫火飞剑是双生飞剑,如今碧水飞剑如此颤动,那难道是说紫火飞剑有大事即将生?”

穆诗诗面色大变,整张脸都是紧绷了起来。

不过刹那,穆诗诗目光朝着不远处的丛林之中望去,似乎那股让碧水飞剑颤动的感觉就是从那个位置传出来的。

“景云霄在那里?”

穆诗诗心底一沉,立即驾着剑鹰冲了过去。

……

“小子,别怪我不给你机会,我数三声,如若三声之后,你还不乖乖交出传承,那么等待你的就是死在我的手中。”

冷包阴寒地道。

少女眼中大学的离别

“数十声,百声都没用。冷包子,今日你不交出我的剑,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忌日。”

景云霄怒了。

他没有得罪暗羽殿,可这暗羽殿却突突然下达了五十万两的追杀令,让整个宗门的人都出来追杀,此外,还不仅仅只是追杀景云霄一人,还要追杀景御风等人。

这无疑就是要将景家赶尽杀绝啊。

面对这些人,景云霄会妥协吗?会客气吗?

当然不会。

面对他们,只有一个结果,那就是不是自己死,就是他们亡。

“啧啧,有胆气,死到临头,还能说出这样的话来,难怪我们暗羽殿会开出那等丰厚的条件来追杀你。不过,很快你就会变成五十万两,然后孝敬本长老了。”

冷包清冷地笑着。

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他还真是完没有放在眼里。

“小子,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没有的话,你就好好考虑到底要不要交出你得到的传承是什么?我可要开始数了?”

冷包冷冽一笑。

然后,他当着景云霄的面,毫无顾忌地伸出了三根手指。

“我跟你们暗羽殿无冤无仇,为何你们要追杀我,而且还不放过我的家人?”

景云霄问道。

这是他心中一直以来的疑虑,凡事都有原因,这暗羽殿绝对不可能花这么大的代价和精力来弄死自己和景家人,这其中一定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如若无法搞清楚这些事情,就算是解决了所有暗羽殿的人,那潜在的危险恐怕也会一直相随。

到时候,趁着景云霄不注意,冷不丁地在景云霄,在景家背后捅那么一刀子,谁也难以应对。

“你跟我们暗羽殿有没有仇,我不知道。我只知道,这是殿主大人亲自下的命令,只要杀了你和另一个叫做景御风的老家伙,好处多得数不过来。”

“二。”

冷包露出贪婪的笑意。

然后,三根手指变为了两根手指。

“你们找到我爷爷景御风了吗?”

这也是景云霄颇为关心的事情。

他可不希望自己回到景家之时,景家已经被暗羽殿给灭了。

“哼,太上长老已经有消息了,相信过不了几日,景御风那玩意也会死翘翘。”

这一次回答的是范剑。

“一。”

在范剑说完后,冷包两根手指变为了一根。

“想好了吗?”

冷包收回手指道。

“想好了。”

景云霄点了点头。

“那就将传承乖乖交出来吧。”

冷包脸上一喜。

景云霄冷笑更甚“等你死后,我会画个圈圈烧给你。”

“好,很好,机会给了你,不珍惜的也是你,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冷包神情一冷。

那压迫在景云霄身上的气息也是骤然冷了下来,冷意入体,给人一种刺痛之感。景云霄立即操纵帝火和灵气,将这股寒气给抵御下来。

“冰封拳。”

冷包右手抱拳,一股股冰冷的气息凝聚在他的拳头之上,在他身体周围十米开外,落叶冰封,青草枯死。

就连那范剑,都是忍不住瑟瑟抖,连连后退数十步。

“飞剑,今日可就看你的了。”

景云霄心底一沉,一副要力以赴的样子。

“呜嗷。”

可就在这时,天空之上,一道剑鹰突然出现。

它扇动着羽翼,将下方搅得尘土飞扬。

在那尘土之间,一道白衣俏影,如同天仙下凡一般,从剑鹰之上轻飘飘地落了下来,最后稳稳地停在了景云霄的身前。

“景云霄,生什么事了?”

穆诗诗有些着急地道。

“你怎么来了?”

景云霄显然是没有想到在这关键时刻,穆诗诗会突然出现。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在这里?

被这么一问,穆诗诗之前的着急之色褪去,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容“那……我……我是来给你送剑鹰的。”

“剑鹰?”

景云霄眉头一挑,见到穆诗诗这个样子,历经世俗的他又怎么不能对方的小九九,当下也没有过分追问。

“穆诗诗?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认识这个杂碎?”

冷包和范剑见到穆诗诗的那一刻,都是吃惊的。

但穆诗诗那般主动地景云霄说话,就更是惊上加惊了。

特别是范剑,他可是清楚的很,这个穆诗诗向来高傲,不食人间烟火,几乎不会随便搭理他人。

作为她众多爱慕者中的一位,范剑也曾不止一次找机会向穆诗诗献过殷勤,可每一次都是被穆诗诗直接无视。

然而,穆诗诗今日却对一个连宗门弟子都不是的臭小子这般亲近?

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穆诗诗吗?

可当范剑的眼神落到穆诗诗的那倾国倾城的容貌上时,又不得不承认,这就是穆诗诗,那个秀色可餐,让人看上一眼,都浑身火热的绝色女子。

因此,他也是忍不住声问道。

听见声音,穆诗诗转过身去,一股沁人心脾的芳香涌入景云霄的鼻中,让景云霄都是忍不住多闻上几口。

这时,穆诗诗再度无视了范剑,将范剑的话几乎都当做了耳边风,对那冷包道“冷长老,景云霄是我的朋友。我希望你能看在我和我凤水阁的面子上,化干戈为玉帛,此事就此作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