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让你见笑了。”

王太卡慢慢松开了晶:“生气了吧?毕竟我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你在我面前说自己是krystal,而不是晶了。”

晶看着王太卡慢慢松开的拥抱,忽然伸出手又抱了一下王太卡。

“给你一个安慰的拥抱,你会开心点吗?只不过不是v欧尼的,是我的,让你失望了吧。”

“没,挺好的。”王太卡迟疑了一下:“还有几秒?”

晶松开了手,看向王太卡很无语:“我在安慰你,你在占便宜?”

“不是,我只是想,既然不是我的,那还是别让我拥有过了,会贪心的。”王太卡笑了笑,甚至却有些站不稳了。

“你病了,感冒了?”晶伸出手在王太卡额头上摸了摸,然后又在自己的额头上摸了摸:“好像有些烫唉!阿一古,回去找人吧,港岛我不熟,怎么去医院啊。我身上也没有港币。”

“我有,前面不就是个诊所?我去看看。”王太卡努力打起精神:“你回去吧,明天还得拍摄。”

晶倔脾气上来了:“我就不!”

“听话,回去吧。要是公司知道我擅自让你陪我大晚上出来逛游,肯定会扣钱的。”王太卡劝道。

谁知道晶闻言,更生气了:“合着在你眼里,钱比我重要?”

倪妮时尚杂志封面大片

王太卡摇摇头:“不一定,如果你给我钱的话,那还是你比较重要。”

“你!”晶真的是要被气炸了,这个混蛋怎么都病怏怏的了,还这么气人啊!

“行了,一起走吧。”王太卡最后妥协了,不过心头还是一暖,认真的说道:“谢谢。”

“呕呕!别这么肉麻,我跟你不熟。”晶口头上和王太卡撇清关系,但还是伸出手轻轻扶着王太卡的胳膊,怕王太卡摔倒。

这个诊所的名字居然叫圣玛丽,谁知道是什么情况。现在只有一个医生在值夜班,给王太卡看了一下,就是普通的受风所以轻微发热,再加上作息时间有些紊乱,休息不足,所以才发作起来。

慢的办法可以吃药,快的要打针输液。不过港岛的医生这一点挺好的,就是在这种方面都推荐吃药,而不是输液。甚至压根没提输液的事情,还是王太卡问的。

王太卡本来是想吃点药得了,但是晶却强烈要求打针。也不知道晶这是真担心王太卡,还是想看王太卡被针扎。

不过王太卡是想输液,因为输液的话他就在这开个床位直接住了。但是医生在规劝,最后选择了吃药。不过王太卡还是跟医生申请开一个床位,观察一晚上。

医生觉得有些好笑,这也太惜命了,感冒一下居然还要主动住院观察。不过最后还是给开了一个床位。

王太卡则是不想回酒店了,就在这睡了。

晶看到王太卡懒成这个样子,真的是无语了。才几步路?居然懒到在外面住院。

“回去闹心,我还是在这睡吧,听好的。”

王太卡刚吃完感冒的药,然后又把随身携带的抑制躁郁症的药丸也吃掉。吃完药脑袋浑浑噩噩的。

不过看到一旁担心的晶,王太卡又发愁了:“你咋办?虽然路不远,但是大晚上我也不放心你。要不我找个人接你?总不能在这吧,那我罪过可大了。你粉丝能把我真撕了!”

晶一脸审视的看着王太卡,没有说话。

王太卡还能咋办?只能哭丧着脸:“得了,我送你回去。”

“然后呢?你在回这来?”晶问道。

“床位钱都给了,所以肯定得……而且我想换个地方,回去憋屈的慌。”王太卡实话实说:“我送你吧。”

晶看了看时间,说道:“没几个小时就天亮了,我在这等一会就好了。看你都困成什么样子了,我陪着你吧。”

“不行啊,我……”

晶说一不二,压根就不听王太卡的了:“得了,手机好像落在诊室那边了,我去拿一下,等我会。”

王太卡没办法,但是吃完药的倦意袭来,就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识。

再醒来,是渴醒的。昏暗中挣扎着起来,却看到晶居然爬在自己的床边睡着了,还发出特别小“呼呼”的声音。

稍稍起身,王太卡看到地上酒店的拖鞋已经没有了,摆放着的是自己的鞋子。很明显,晶是回酒店了一趟,然后又赶回这边。还把王太卡的鞋子,手机,外套之类的东西带过来了。

此时的晶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伏在床边,睫毛也在微微颤动,似乎做了什么不安慰的梦。而头发则是顺着侧面散落。

按理说一早起来,女生的头发都会有些干,或者有些油。但是晶的头发却还那么顺滑。王太卡心里想着,难道女偶像真的都是这么不食人间烟火的嘛?

不过看着晶那个有些难受的姿势,王太卡有点心疼。别管是什么身份,一个女孩子这样守着自己一晚上,要说心里没点感动,那才是假的。

晶就是这种性格,和你不熟的时候,你爱谁谁。等和你熟悉起来之后,就真的很贴心了。

王太卡下了床,轻轻拿起杯子喝了点水。

晶似乎睡的很浅,几乎是这样的轻微动作,也被吵醒了,揉揉眼睛,用有些沙哑的嗓音小声问道:“天亮了?”

“没,还有一会。”王太卡拍了拍晶的后背:“你躺着睡一会吧,我坐着就好了。”

“你不是病了吗?”晶迷迷糊糊的。

王太卡说道:“我好了,你躺下吧。”

“哦。”晶答应一声,然后说道:“我懒得动。”

“我帮你吧。”王太卡到晶侧面,然后一手轻轻揽住晶的后背,另一只手环住晶的腿,然后一用力把晶抱起来,轻轻的放在了床上。

顺手把晶的鞋子脱掉,王太卡没有给晶直接盖医院的被子,他知道晶可能会在乎外面的卫生问题,于是就把自己的外套给晶盖着上半身,下半身再用医院的被子。

晶虽然迷迷糊糊,但是也感觉得到王太卡的细心和认真,于是即使在半梦半醒中,也轻轻翘起嘴角,一伸手抓住了王太卡的衣袖,小声说道:“别跑,在我旁边,在外面我会害怕。”

王太卡无奈的看着晶,最后坐到了床边,然后把衣袖从晶手里抽了,就在晶“哼唧”起来的时候,又伸出一根手指,放在了晶的手心。

晶睡意朦胧中,下意识抓紧了这根手指,好像一瞬间又有了安感一样,又沉沉的睡去。

“嘿哟,这丫头……这到底是谁病了?”王太卡无奈的给晶盖好衣服,然后也趴着床上,再次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的很不舒服,但是又很舒服。 富品中文